不忍年轻人再上当,他四次当街痛斥黄之锋

不忍年轻人再上当,他四次当街痛斥黄之锋
黄之锋和他的十几名同伙把我围在中心,拿起手机对我摄影,在我耳边大声叫嚣……我虽孤军独战却也毫不害怕,由于邪不压正——我是在为香港伸张正义,反而是他们贼胆心虚,一次次被我责问得哑口无言。本年7月我与黄之锋的那次比武,现在想来仍然“过瘾”。石房有早年在香港警队执役我叫石房有,由于身材高大强健,我们都喜爱称号我为“阿Man”。1993年,18岁的我参加香港警队,先后在机动部队和冲锋队执役,一干便是17年。后来,我脱离警队自己开警卫公司,为许多名人做过安保服务。但多年来,我和警队的联络从未中断过。上一年“修例风云”以来,香港警队遭到严峻抹黑,承受着巨大压力。看到这种状况,我第一时间站出来安排撑警活动,为旧日的搭档加油打气,屡次在这些“港独”分子的街头宣扬活动中戳穿他们的恶行。7月11日,石房有(右)当街痛斥黄之锋本年7月11日,路过港铁邃古站时,我看到已宣告退出“港独”安排“香港众志”的黄之锋又在街头“播独”,便直接走上前责问他为什么要做奸细?让他告知“香港众志”上千万港元“黑金”的来历,以及“黑金”被他卷到哪儿去了?面临出人意料的“暴击”,黄之锋匆促躲闪,含糊其辞,他死后十几名同伙随即围住过来指骂我,还拿出手机对我摄影。我其时也拿出手机反拍他们,并痛斥黄之锋一定会遭到香港国安法的赏罚。石房有被“港独”分子一脚踢下天桥这件事后来被媒体纷繁报导,我收到了不少支撑鼓舞。其实,今日的香港,许多市民都已觉悟——黄之锋底子不是什么好人物,而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奸细、“政棍”。从2012年对立国民教育到2014年不合法“占中”,再到上一年的“修例风云”,他迷惑年轻人参加街头暴力,勾通西方出卖香港,自己却是从中捞取了不少金钱利益。现在他成天忧虑被逮捕,又有几起官司缠身不能离港,想必今后的日子不会好过。8月5日,石房有在西九龙法庭外当着很多记者的面责问黄之锋本年8月5日和9月30日,黄之锋别离就两起官司出庭应讯,散庭后我在法庭外的记者会上持续追击他。像之前相同,我一个人当着超越百名记者的面责问黄之锋,要他交待“香港众志”闭幕后的资金去向。终究他仍是没答复,而是挑选提前完毕采访,仓促脱离。在我看来,黄之锋早已冒犯香港法令,凭什么还能够像英豪般振振有词地承受采访?当着世人的面戳穿他,是给受害的香港市民出一口气,也是期望我们都看清“港独”分子的真面目。10月20日,被责问后黄之锋开麦克风谩骂石房有我最近一次追击黄之锋是在约十天前。10月20日晚上,他和几名对立派议员在铜锣湾街头开记者会,“援助”12名因涉嫌偷渡被捕的逃犯。我大步走上前去,当着数十名记者的面问他,豪掷千金与女友去五星级酒店约会,是不是花的“香港众志”的资金?黄之锋当然不敢答复,恼羞成怒地翻开麦克风骂我,我也回骂他是奸细、喽啰、卖国贼,一边消费“手足”另一边自己却又猖獗消遣。2019年11月7日,石房有建议撑警活动,带领爱国爱港市民来到元朗警署慰劳港警。有人可能会问,我为什么会连续四次当街痛斥黄之锋?答案很简单,“老鼠过街,人人喊打”,我便是要戳穿他满口“自由民主”背面,为了利益出卖香港的本相,不让更多年轻人上当。而由于我一次次站出来冲击“港独”实力,我和家人全都遭到“起底”。甚至有一次,我遭到数十人攻击,被一脚踢下天桥……但是我并没有畏缩,“港独”分子逞凶作恶,我就更要带头站出来,呼吁我们一同看护香港。身为一名前警员、一名边境香港的市民,我会持续和这些“港独”实力奋斗究竟,为香港提前康复平和安定尽好自己的一份力。——香港前警员石房有